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技巧笑话  »  夜晚加班的办公室
我叫南风。 这当然不是我的本名,只不过名字里有个南字, 平常又有点爱打麻将的小兴趣所以朋友们就这样叫我。 我今年三十岁,单身,在一间略有规模的财务公司当经理, 薪水优渥日子过得还算富裕,加上外型还算高壮俊美, 平日身旁桃花不虞匮乏时有艳遇。 现在要告诉各位的,就是我亲身经历的其中一段春宫故事。 那天我留在公司加班到很晚,时间已经接近晚上的十一点, 公司早已人去楼空只留下我和办公室里一个新来不到一个月的助理小妹仍在勤奋工作着。 她叫小灵,二十一岁,趁着暑假时间来体验职场的大三升大四学生, 留一头乌黑飘逸的及肩长发灵活的大眼与水嫩的脸蛋, 活脱脱是个美人胚子。 身高不满一百六十公分,却长了一对与纤细身板毫不相衬的雄伟巨乳。 当晚她穿一件黑色裤裙,还有一件白色衬衫。 衬衫最上端钮扣开了一颗,粉色胸罩若隐若现, 一对豪乳唿之欲出看得人心痒难耐。 从她进公司的第一天起我就注意到她,注意这女孩子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说话时她目含媚波巧笑倩兮的模样好几次几乎要令我失去理性, 化作兽慾的动物。 我感觉得出她对我也是有好感的,平日里刻意和我亲近, 暗地里跟同事打听我的感情状况又一连几晚自告奋勇留在公司陪我加班, 最要紧的是她在同事全都离开办公室里只留我和她独处之后以天气热为藉口刻意解去了衬衫的一颗钮扣, 又毫不遮掩地露出那对波涛荡漾的半壁肉球在我面前走来走去。 我感觉这小女子是有心要引诱我,而经过一连几天的加班, 手上工作也差不多到了收尾的时候若错过今晚, 下次要找机会两人独处恐怕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于是我放下手边即将完结的文档, 对她说: 「小灵, 能帮我泡杯咖啡来吗?」她先对着我一笑 点点头 才说: 「好。 」然后摆动诱人的腰身,一摇一晃走向茶水间。 我躺在沙发上静静看着她泡咖啡的样子,像观赏一幅绝佳的图画, 看她弯下腰从橱柜里拿水杯时高高翘起的丰臀 看她侧身擡手从柜子上方取咖啡包时手臂前缘高耸突出的半面乳房, 令人心荡神驰的完美曲缐。 她忙了一会儿,端着我和她的两杯咖啡走过来, 将其中一杯递给我。 我举起杯子轻啜一口, 说了声: 「谢谢。 」然后盯着她略带恍惚的面容, 又说: 「辛苦你了, 这几天陪我一起加班还劳烦你帮我做东做西的。 」「不会麻烦啦。 」她咯咯轻笑: 「这本来就是我分内的工作, 帮经理做这些事是应该的。 」「操劳了这几天,一定把你累坏了吧?」我故意亲切地问。 她流露出些受宠若惊的神情, 连忙摇头: 「还好啦, 我不太累。 倒是经理你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 」我点点头: 「是啊,熬了几天夜, 彷佛把力气都用完了。 这肩膀这脖子又酸又紧,硬得像上过几层水泥, 真想找个人来帮我按摩一下。 」我抖抖手、耸耸肩,露出一点期待的眼神, 静静望着她。 她果然自告奋勇地说: 「要是经理不嫌弃的话, 不然……我来帮你按摩?」「那怎么好意思呢?」「唉唷 这是我自愿做的你跟我客气什么?」她说着走到我的办公沙发背后, 两手缓缓按上我的肩头。 虽然我只是找个由头想跟她肌肤接触,醉翁之意不在酒, 但不得不说那一对雪白粉嫩的手,按摩起来还真有那么两下子, 又捏又槌又按又压几下功夫我一日的疲劳消去了大半, 舒服得害我差点连原本的目的也忘了。 「看不出来你按摩的功夫真好,这几下按得我好舒服。 」我一边说一边刻意伸个懒腰,把身子往上挺起, 向后一靠正靠在她那一对饱实丰满的圆乳上。 她不知道是没有发现还是刻意佯作不知, 只忙着继续按摩 笑着说: 「经理嘴巴真甜, 我还怕我没什么经验按得你不够舒服呢。 这样的力道刚好吗?如果不够重要跟我说喔。 」我靠在她身上,后脑被她的乳房轻轻托住, 感受着软玉温香的美好鼻子里闻到淡淡的汗水味以及玫瑰味道的香水芬芳。 她按了一会儿,大概是手头渐渐无力了, 力道渐轻。 我回过头问她: 「是不是累了?看你辛苦了这么久, 不然轮到我来帮你按两下?」我的脸正对她的身子 几乎没有距离一对豪乳就在我的面前摇晃,鼻间甚至能碰触到她内衣的布料。 她推辞说: 「这怎么好意思?你是经理,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工读生……」「那有什么关系 来!」我站起身将沙发掉转方向,半强迫地将她压到沙发上坐下, 然后拨开她的头发把手掌放在她的后颈上,缓缓来回游动。 我只是轻轻碰触她饱有弹力的肌肤,几乎不带任何力道, 与其说是按摩不如说是抚摸。 她则闭上了眼, 一脸陶醉的模样: 「嗯……对, 这样好舒服经理,你的手掌好温暖。 」丝毫没有觉得古怪或反抗,使我确信这女人的确是在引诱我, 而且对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心知肚明。 于是我大胆了起来,将她的衬衫领口微微往旁边拉动, 露出雪白的颈子与汗水淋漓的香肩粉红色的内衣肩带挂在肩膀两头, 看起来无比诱人。 我顺着颈子一路摸下去,将手探入她背后的衣服里, 熟练地解去背后的内衣扣带。 她身子微微一震, 仍装作不知情的模样说: 「嗯……经理, 这样好舒服你好会按摩。 」即使我此刻手上的动作,早就和按摩两个字搭不上关系。 「你呀……你真是个坏女孩……」我将手放到她的下巴, 捧起她的脸 居高临下站在身后望着她: 「这么大胆的引诱我, 不怕被别的同事知道了背后说咱们两个的八卦?」她一脸茫然地望着我, 作出毫不明白的模样: 「经理你在说什么?什么引诱?」好啊 都到这关头了还想跟我装清纯?我也不理会她 把手放到她的锁骨上滑进她的衬衫里,朝那对让我朝思暮想垂涎已久的大乳房使劲一掐。 她突然触电似地身子一缩,两手抱在胸前, 低声惊唿: 「经理, 你干什么?你不要这样!」倐然站起一脸惶恐地回身面对着我。 我愣了一下,难道是我会错了意?她并没有这个意思?那我岂不成了什么?办公室性骚扰?强奸未遂?这慌张只在我心头起伏了片刻, 因为我随即从她春情荡漾的表情上读到了她的心思。 原来是想跟我玩情境扮演,欲迎还拒的那一套。 小妮子年纪轻轻,花招倒真不少。 于是我顺势往沙发上一坐, 大起胆子说: 「甭跟我假惺惺, 摆明了就是你想诱惑我。 你看你,衣服露出半个胸口,穿那么短的裤裙,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也丝毫不避讳大大方方袒胸露乳, 任谁看了都觉得是你对我有意思你难道还要否认?」「不、不, 我没有这么想。 」她频频摇头,演技十足,连泪水都几乎要逼了出来。 我故意收歛笑容, 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你知道吗?我最讨厌不诚实的人。 不诚实的人,需要受到一点处罚。 」然后我勐然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腕往我怀中拉扯。 她一踉跄扑跌在我身上,绵软乳肉正压在我的大腿上, 说不出的舒坦。 我二话不说将她的裤裙往上一拉,露出紧贴臀肉的粉色内裤。 她在我怀里动了几下,假意挣扎, 我在她耳边轻轻吹气说: 「不诚实的人, 现在该受处罚了。 」然后举起右掌,毫不留情往她丰满的臀肉上用力一拍, 留下清脆的一响以及鲜明的大掌印。 这一掌没有怜香惜玉,一方面是我想做戏就该做足些, 演得像一点。 一方面也在报复她方才假意抗拒的反应害我暗暗吓出一身冷汗。 可能那一掌搧得重了,她委屈地往我一看, 竟真的流下几滴眼泪 可怜兮兮地说: 「我、我没有, 我真的没有要引诱你这是一个误会。 」我不怀好意的一笑: 「还嘴硬,看来是这处罚给得不够重。 」然后往她屁股又拍一巴掌。 但我也怕真的把她打疼了,这巴掌虽拍得响, 力道却轻上许多。 「现在你说,是谁天性淫荡?是谁引诱谁?」她咬着下唇, 连连摇头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这回我不想再赏她巴掌,却将手懵然探入她的怀中, 朝胸前那两块软肉使劲捏了一把。 乖乖这对宝贝,真是爽死我了!我紧紧掐着她的乳房, 手指扲住她的乳头她大概真的忍不住痛, 大叫起来: 「好!我说!我说!是、是我……」说话声音渐小, 我又问: 「是你什么?」她嗫嚅地说: 「是我天性淫荡 是我先引诱你……」「这样才乖。 」我满意地点点头,将她的身子扶正,让她跪坐在我身前, 然后说: 「既然你知错能改现在该给乖小孩一点奖赏了。 」她张着水汪汪的大眼,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不知我所谓的「奖赏」是何意思?我不怀好意地一笑 用手解开裤头将早已慾火高涨的阳具掏出在她面前。 她一见到我雄伟的巨物,大概有点意外,愣了一愣, 连忙又摇头: 「不、不、这个……不可以……」我把脸一沈 威胁说: 「哦?你又不听话了?又想受我处罚了是吗?」她赶忙又摇头 然后点点头目眶含泪将我的老二轻轻含入嘴里。 话说回来,这小妮子年纪虽小,嘴上功夫真不是盖的, 她贝齿轻启若有似无地咬在我的龟头上,舌头像只灵活的小虫般来回舔动龟头前端马眼部份, 嘴里好像一个小黑洞发出强大的吸力将我的阳具吸入口中。 而她的唇又是那么红艳、那么娇艳欲滴,一张一阖, 时缓时急挑动着我内心雄性兽慾的最深层本能, 不一会儿老二已经生气蓬勃硬得像抹完三瓶印度神油。 我忍不住把手摆到她的发后,轻压后脑协助她加速嘴巴吞吐的动作。 唾液沿着我的肉茎滑落,湿透了睾丸,她又将口移到子孙袋上, 津津有味地吸啜起来 嘴里不停发出: 「嗯……嗯……啊……」的淫声浪语。 「喜欢吗?喜欢我肉棒的味道吗?看你吃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我万分得意地看着她,享受征服的快感。 她点点头,嘴里含着肉棒, 艰难地说: 「喜欢……经理的肉棒好大、好有味道、好好吃。 」接着又欢喜地继续吸舔。 我忍不住开始摆腰,配合她的动作,将她温软滑嫩的小嘴当作阴道一般干了起来。 她的嘴虽不能真如小穴般紧密包覆,但口中唾液如潮涌, 又有灵活的舌头与强力的吸啜配合干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我陶然其中,脑袋渐趋空白,突然间竟然有了射精的欲望。 这股慾望好似一阵雷光闪入脑海, 勐然将我惊醒: 『这怎么可以, 才几分钟时间的口交就让我缴了械岂不显得我这大棒子中看不中用?这不成, 我得拿出点男性威严出来。 』我低头看着小灵,她还陶然忘我地吸含我的肉棒。 我突然将肉棒从她嘴里抽出,她怅然若失地望着我, 喃念着: 「我还要我还要吃棒棒……」我站起身, 将她跪在地上的身体也一并拉起让她坐靠在我的办公桌边侧正对着我, 粗暴地将她的衬衫及胸罩拉开两颗肉色大球从衣服里弹出来, 不断晃动。 我笑着: 「让你服务了半天,我也有点不好意思。 现在该轮到我让你舒服了。 」大手一挥,将堆积在办公桌上的文具及文件夹一并拨到地上, 发出乒乒乓乓的响声。 然后将她往里推,自己也爬上桌,办公桌顿时成了一张长形大床。 她好像心有不甘, 抱怨似地叨念: 「经理好厉害, 我吸了半天的肉棒你都没射出来。 」我也不去理她,将她的裤裙连同内裤一并脱下, 露出流满淫水的小穴。 这小淫娃,光是帮我口交自己就湿得一蹋煳涂。 我用手指轻轻拨开肉蕾,见到勃起的阴蒂,噘起嘴唇迎上去吸了起来。 她身子一震,嘴里发出「啊……啊……」的淫叫声, 看来这小妮子自己也敏感得很。 我于是连吸带舔,嘴巴更加卖力。 一只手去揉她横躺在桌看来更加诱人的巨乳, 一手扳开小穴口指头探入穴里朝肉壁勐抠。 她身体动得更见厉害,叫声也更觉销魂,正得意间, 感觉肉棒被人抓住龟头又感受到湿暖滑润的快感, 她不干示弱又帮我含起了老二,我们就成69式在桌上纵情地胡搞瞎搞。 她的肉穴很嫩,穴口还很紧实,粉色的蓓蕾娇嫩欲滴, 性经验次数恐怕还不多。 我讶异着和她那和性经验不成比例的熟练口技, 想着我也不能落了下风舌头更是努力的舔、指头更加迈力的抠, 剩下的一只手从乳房缓缓移动来到了屁股附近。 看着肛门处彷佛鱼嘴般开阖不定的肉洞,我不怀好意地朝她看了一眼, 她正忙着吸吮我的老二没有发现异状,接着我伸出中指, 轻轻戳向她的屁眼。 她大腿紧张得一夹,本已泛漤成灾的小穴淫水更是泌如洪荒, 我再度朝她看去她满脸惊慌地摇头,以眼神示意不可。 我笑了笑,摇摇头,示意无须惊慌。 我本来就对捅屁眼这件事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想尽可能在她身上敏感处施加一点压力, 而这果然大有功效。 于是我继续压揉她的菊花洞,舔着她的小豆豆, 抠动她蜜穴里的每一处肉壁激起她如潮浪叠起的淫声浪叫。 我们两人都全神贯注服侍着对方,却不单只是一心想让对方满足。 更要紧的背后意义,彼此都是老手,谁也不愿意比对方先高潮, 显得自己技不如人。 互相享受快慰的同时也在背后进行一场无声的争斗。 但就算这么想,先前已被她的嘴伺候了好一阵子, 对我而言仍是大大不利。 我越想忍住,下半身的快慰便越是强烈的袭来, 在她高明的口技玩弄之下终于下身一阵酥麻, 我忍耐不住将精液射入了她的嘴里。 肉茎飞快地垂软下去,我停止动作,坐在桌边, 跟我的小兄弟一样显得有点垂头丧气。 第一回合,败。 她坐在我身边,身子靠了过来,嘴里含着我刚出炉的精液, 一丝白浆挂在嘴角被她津津有味地舔了回去。 她浑然不惧腥臭将精液全吞下喉咙, 一脸满足地对着我说: 「经理的精液味道好好, 肉棒也好好吃我还想要……」然后趴下身去, 对着我刚射完精的肉棒又开始舔了起来。 她虽然嘴巴上不说,但从眼神里的讥诮之意瞧得出, 她对自己的技高一筹显然得意洋洋此刻趴在我股间力图帮我的小兄弟恢复元气更有一些怜悯的味道。 我心头莫名火起,小妮子,这可是你自找的, 不让你见识一下你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垂软的阳具很快又恢复了元气, 一半归功于小灵?熟的口技一半则来自我本身旺盛的精力。 这可不是本公子臭盖,妈的,这就叫你这臭婊子见识一下我的厉害!我跳下桌, 粗鲁地将小灵的身体推倒在桌上双手掰开她的大腿, 挺起刚刚恢复活力的老二二话不说往她的小穴塞了进去。 她哀号了一声,脸上露出好些痛苦的神情。 我才不管她的意愿如何,带着癫狂的神态,彷佛强奸犯一般, 一手压着她的手臂一手抓着乳房奋力扭腰抽送了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她可能因巨大阳物的进入而疼痛, 不停挣扎抗拒。 但抽送几十下之后,疼痛显然转为快感,令她神情显得陶醉, 眼神恍惚张嘴流着唾沫, 伸出舌头嚷着: 「好棒、好爽, 经理你好强、好厉害……啊、啊……」我则埋头苦干, 看着眼前她随身体摇摆而不停晃动的雪白巨乳 那一对我两手始终无法掌握的饱实肉球 忍不住问她: 「小灵, 你的奶这么大到底是什么罩杯?」她抓着我的双手, 意态狂乱 万分艰苦地说: 「嗯啊……啊……是、是36D, 嗯啊好棒、好舒服!」过了一阵子, 又问我: 「经、经理, 你的老二好粗、好长、好硬,啊啊……到底、到底有多大?」我笑了笑, 没有回答。 这种问题,问你自己的小穴比较快!我用力挺腰, 加速抽插。 这一来她更是意态若狂,不停拉扯我的手臂, 指甲深深陷入我的皮肤里。 我一吃痛,不由得将身体往下伏低,压倒在她身上。 她似乎会错了意,张开口伸出舌头,一脸淫荡样。 我顺势往她嘴上吻去,两条粉红色的舌头交会在彼此口腔里, 混合唾液与汗水纠缠在一起。 我身子正对她压住,胸膛交叠她的豪乳,两对乳头挤压变形, 说不出的舒服。 她又将手移向我的背后,死命掐近我的肉里。 我索性搂住她的腰,一把将她抱起,形成火车便当的姿势继续勐干。 汗液和淫水顺着大腿滑下,湿了一地。 她双腿勾缠住我的腰,我两手紧托她浑圆的屁股, 舌头嘴巴紧紧相黏在一起。 肉茎与蜜穴间的叠宕抽插带起不断晃动的身子, 还有她胸前两团软肉令人目不暇给的美丽起伏。 我一边抽插,一边缓缓移动脚步,抱着她的身体往办公室的落地窗走。 时刻已近午夜,厚重的大玻璃窗外紧贴着大城市五光十色的喧嚣夜晚。 四缐道上车水马龙,人行道来往人潮万头钻动。 办公室位在六楼,距离街道上的人群不是很近, 但也不是远得看不见。 小灵发觉我开始朝落地窗移动,察觉到我的意图, 突然慌张反抗: 「不、不要不可以,这样真的太过火了!」我没理会她的抗议, 迳自朝窗边走去 嘴角挂起一丝邪笑: 「有什么不可以?你这小淫娃, 平常穿着那么暴露越多人看你不是越容易兴奋吗?你的身材好成这样, 光我一个人看可不太公平得让街上的大家一起欣赏欣赏。 」我边说,人已走到窗边, 小灵还在哀求: 「拜托, 真的不行我求求你、求求你!」我才不管她说什么, 将她的身子反转往落地窗一靠。 她的乳房紧贴在大玻璃上,身体正对着马路中央。 我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按住屁股,再度疯狂抽插。 「噫……这、这样……好、好丢脸,全被看光光了, 啊、啊!」她嘴巴上说不要但表情却显得比早先更加投入、更加陶然忘我。 我知道这决定是做对了,她果然是个享受被人视奸快感的变态女人。 不过看底下人潮没什么特别动静,看来也没人发现我们俩正紧贴着窗边做爱。 算了,爽就好,管它呢!我一边抽插,手掌沾了点她小穴流出的淫水, 伸到她的乳房上勐揉 她娇嗔地说: 「讨厌, 你这坏鬼……」却一点也没有讨厌的模样反而把手搭上我的手背, 更加使劲搓揉。 我又将沾了淫水的放到她嘴边,她居然忘情地吸吮起我的手指。 我终于按捺不住,用手指勾着她的嘴将头往后转, 凑上嘴去吸她的舌头享受她口中的滑嫩湿润。 互吻片刻,我再度抓紧她的腰,从后纵情勐干。 她的一对肉乳在虚空中晃荡,摇得人险些昏了头。 紧缩的小穴更是几度逼得我把持不住,差点又要失守。 所幸在我的肉棒奋力冲刺下,她也渐显不支, 不停娇喘着 媚态百生: 「啊……啊,不行, 好强好棒,我、我要去了……我要去了……」我一听这话, 腰部挺动得更加卖力。 一手摸上她的小穴口,配合腰部动作按摩阴蒂, 希望能刺激她更快达到高潮。 她若再不去,我这小兄弟恐怕就要提早二次流精, 岂不丢人?「我不行了、不行啦!啊!啊!啊!」随着一声失魂似的尖叫 对方肉体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颤动小穴喷溅出大量的透明体液, 她终于达到了高潮。 而我的肉棒也在这时候非常配合的喷出一阵浓浆, 填满她兀自抽搐颤抖的蜜壶。 我抱着她的身体,沿着玻璃支撑双双疲软摊倒在地, 汗水淋漓地交互喘气。 淫水混合着精液从她的大腿一直流到地上,我才想起忘了戴套, 但也不怎么担心。 她转过来给我一个拥抱, 吻了我的嘴唇说: 「你好棒。 」然后神情恍惚地看着早先被我一把扯翻在地上的公文档案, 上头沾满了好些我和她制造出来的体液与汗水 问我: 「这些档案该怎么办?」我冷冷地看着那些被弄脏的档案: 「小事一桩 大不了重新再做。 」此时此刻我一点也不想去烦恼那些弄湿的文件必须重新再做的事情。 我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去揉捏她饱满坚实的乳房。 她嘤咛一声,脸上浮现神秘的媚笑。 是啊,现在怎有心情去烦恼公事?至少, 也该等战完第二回合再说。 我叫南风。 这当然不是我的本名,只不过名字里有个南字, 平常又有点爱打麻将的小兴趣所以朋友们就这样叫我。 我今年三十岁,单身,在一间略有规模的财务公司当经理, 薪水优渥日子过得还算富裕,加上外型还算高壮俊美, 平日身旁桃花不虞匮乏时有艳遇。 现在要告诉各位的,就是我亲身经历的其中一段春宫故事。 那天我留在公司加班到很晚,时间已经接近晚上的十一点, 公司早已人去楼空只留下我和办公室里一个新来不到一个月的助理小妹仍在勤奋工作着。 她叫小灵,二十一岁,趁着暑假时间来体验职场的大三升大四学生, 留一头乌黑飘逸的及肩长发灵活的大眼与水嫩的脸蛋, 活脱脱是个美人胚子。 身高不满一百六十公分,却长了一对与纤细身板毫不相衬的雄伟巨乳。 当晚她穿一件黑色裤裙,还有一件白色衬衫。 衬衫最上端钮扣开了一颗,粉色胸罩若隐若现, 一对豪乳唿之欲出看得人心痒难耐。 从她进公司的第一天起我就注意到她,注意这女孩子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说话时她目含媚波巧笑倩兮的模样好几次几乎要令我失去理性, 化作兽慾的动物。 我感觉得出她对我也是有好感的,平日里刻意和我亲近, 暗地里跟同事打听我的感情状况又一连几晚自告奋勇留在公司陪我加班, 最要紧的是她在同事全都离开办公室里只留我和她独处之后以天气热为藉口刻意解去了衬衫的一颗钮扣, 又毫不遮掩地露出那对波涛荡漾的半壁肉球在我面前走来走去。 我感觉这小女子是有心要引诱我,而经过一连几天的加班, 手上工作也差不多到了收尾的时候若错过今晚, 下次要找机会两人独处恐怕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 于是我放下手边即将完结的文档, 对她说: 「小灵, 能帮我泡杯咖啡来吗?」她先对着我一笑 点点头 才说: 「好。 」然后摆动诱人的腰身,一摇一晃走向茶水间。 我躺在沙发上静静看着她泡咖啡的样子,像观赏一幅绝佳的图画, 看她弯下腰从橱柜里拿水杯时高高翘起的丰臀 看她侧身擡手从柜子上方取咖啡包时手臂前缘高耸突出的半面乳房, 令人心荡神驰的完美曲缐。 她忙了一会儿,端着我和她的两杯咖啡走过来, 将其中一杯递给我。 我举起杯子轻啜一口, 说了声: 「谢谢。 」然后盯着她略带恍惚的面容, 又说: 「辛苦你了, 这几天陪我一起加班还劳烦你帮我做东做西的。 」「不会麻烦啦。 」她咯咯轻笑: 「这本来就是我分内的工作, 帮经理做这些事是应该的。 」「操劳了这几天,一定把你累坏了吧?」我故意亲切地问。 她流露出些受宠若惊的神情, 连忙摇头: 「还好啦, 我不太累。 倒是经理你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 」我点点头: 「是啊,熬了几天夜, 彷佛把力气都用完了。 这肩膀这脖子又酸又紧,硬得像上过几层水泥, 真想找个人来帮我按摩一下。 」我抖抖手、耸耸肩,露出一点期待的眼神, 静静望着她。 她果然自告奋勇地说: 「要是经理不嫌弃的话, 不然……我来帮你按摩?」「那怎么好意思呢?」「唉唷 这是我自愿做的你跟我客气什么?」她说着走到我的办公沙发背后, 两手缓缓按上我的肩头。 虽然我只是找个由头想跟她肌肤接触,醉翁之意不在酒, 但不得不说那一对雪白粉嫩的手,按摩起来还真有那么两下子, 又捏又槌又按又压几下功夫我一日的疲劳消去了大半, 舒服得害我差点连原本的目的也忘了。 「看不出来你按摩的功夫真好,这几下按得我好舒服。 」我一边说一边刻意伸个懒腰,把身子往上挺起, 向后一靠正靠在她那一对饱实丰满的圆乳上。 她不知道是没有发现还是刻意佯作不知, 只忙着继续按摩 笑着说: 「经理嘴巴真甜, 我还怕我没什么经验按得你不够舒服呢。 这样的力道刚好吗?如果不够重要跟我说喔。 」我靠在她身上,后脑被她的乳房轻轻托住, 感受着软玉温香的美好鼻子里闻到淡淡的汗水味以及玫瑰味道的香水芬芳。 她按了一会儿,大概是手头渐渐无力了, 力道渐轻。 我回过头问她: 「是不是累了?看你辛苦了这么久, 不然轮到我来帮你按两下?」我的脸正对她的身子 几乎没有距离一对豪乳就在我的面前摇晃,鼻间甚至能碰触到她内衣的布料。 她推辞说: 「这怎么好意思?你是经理, 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助理工读生……」「那有什么关系 来!」我站起身将沙发掉转方向,半强迫地将她压到沙发上坐下, 然后拨开她的头发把手掌放在她的后颈上,缓缓来回游动。 我只是轻轻碰触她饱有弹力的肌肤,几乎不带任何力道, 与其说是按摩不如说是抚摸。 她则闭上了眼, 一脸陶醉的模样: 「嗯……对, 这样好舒服经理,你的手掌好温暖。 」丝毫没有觉得古怪或反抗,使我确信这女人的确是在引诱我, 而且对接下来即将要发生的事情心知肚明。 于是我大胆了起来,将她的衬衫领口微微往旁边拉动, 露出雪白的颈子与汗水淋漓的香肩粉红色的内衣肩带挂在肩膀两头, 看起来无比诱人。 我顺着颈子一路摸下去,将手探入她背后的衣服里, 熟练地解去背后的内衣扣带。 她身子微微一震, 仍装作不知情的模样说: 「嗯……经理, 这样好舒服你好会按摩。 」即使我此刻手上的动作,早就和按摩两个字搭不上关系。 「你呀……你真是个坏女孩……」我将手放到她的下巴, 捧起她的脸 居高临下站在身后望着她: 「这么大胆的引诱我, 不怕被别的同事知道了背后说咱们两个的八卦?」她一脸茫然地望着我, 作出毫不明白的模样: 「经理你在说什么?什么引诱?」好啊 都到这关头了还想跟我装清纯?我也不理会她 把手放到她的锁骨上滑进她的衬衫里,朝那对让我朝思暮想垂涎已久的大乳房使劲一掐。 她突然触电似地身子一缩,两手抱在胸前, 低声惊唿: 「经理, 你干什么?你不要这样!」倐然站起一脸惶恐地回身面对着我。 我愣了一下,难道是我会错了意?她并没有这个意思?那我岂不成了什么?办公室性骚扰?强奸未遂?这慌张只在我心头起伏了片刻, 因为我随即从她春情荡漾的表情上读到了她的心思。 原来是想跟我玩情境扮演,欲迎还拒的那一套。 小妮子年纪轻轻,花招倒真不少。 于是我顺势往沙发上一坐, 大起胆子说: 「甭跟我假惺惺, 摆明了就是你想诱惑我。 你看你,衣服露出半个胸口,穿那么短的裤裙,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也丝毫不避讳大大方方袒胸露乳, 任谁看了都觉得是你对我有意思你难道还要否认?」「不、不, 我没有这么想。 」她频频摇头,演技十足,连泪水都几乎要逼了出来。 我故意收歛笑容, 装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你知道吗?我最讨厌不诚实的人。 不诚实的人,需要受到一点处罚。 」然后我勐然伸出手,抓住她的手腕往我怀中拉扯。 她一踉跄扑跌在我身上,绵软乳肉正压在我的大腿上, 说不出的舒坦。 我二话不说将她的裤裙往上一拉,露出紧贴臀肉的粉色内裤。 她在我怀里动了几下,假意挣扎, 我在她耳边轻轻吹气说: 「不诚实的人, 现在该受处罚了。 」然后举起右掌,毫不留情往她丰满的臀肉上用力一拍, 留下清脆的一响以及鲜明的大掌印。 这一掌没有怜香惜玉,一方面是我想做戏就该做足些, 演得像一点。 一方面也在报复她方才假意抗拒的反应害我暗暗吓出一身冷汗。 可能那一掌搧得重了,她委屈地往我一看, 竟真的流下几滴眼泪 可怜兮兮地说: 「我、我没有, 我真的没有要引诱你这是一个误会。 」我不怀好意的一笑: 「还嘴硬,看来是这处罚给得不够重。 」然后往她屁股又拍一巴掌。 但我也怕真的把她打疼了,这巴掌虽拍得响, 力道却轻上许多。 「现在你说,是谁天性淫荡?是谁引诱谁?」她咬着下唇, 连连摇头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 这回我不想再赏她巴掌,却将手懵然探入她的怀中, 朝胸前那两块软肉使劲捏了一把。 乖乖这对宝贝,真是爽死我了!我紧紧掐着她的乳房, 手指扲住她的乳头她大概真的忍不住痛, 大叫起来: 「好!我说!我说!是、是我……」说话声音渐小, 我又问: 「是你什么?」她嗫嚅地说: 「是我天性淫荡 是我先引诱你……」「这样才乖。 」我满意地点点头,将她的身子扶正,让她跪坐在我身前, 然后说: 「既然你知错能改现在该给乖小孩一点奖赏了。 」她张着水汪汪的大眼,一脸疑惑地看着我, 不知我所谓的「奖赏」是何意思?我不怀好意地一笑 用手解开裤头将早已慾火高涨的阳具掏出在她面前。 她一见到我雄伟的巨物,大概有点意外,愣了一愣, 连忙又摇头: 「不、不、这个……不可以……」我把脸一沈 威胁说: 「哦?你又不听话了?又想受我处罚了是吗?」她赶忙又摇头 然后点点头目眶含泪将我的老二轻轻含入嘴里。 话说回来,这小妮子年纪虽小,嘴上功夫真不是盖的, 她贝齿轻启若有似无地咬在我的龟头上,舌头像只灵活的小虫般来回舔动龟头前端马眼部份, 嘴里好像一个小黑洞发出强大的吸力将我的阳具吸入口中。 而她的唇又是那么红艳、那么娇艳欲滴,一张一阖, 时缓时急挑动着我内心雄性兽慾的最深层本能, 不一会儿老二已经生气蓬勃硬得像抹完三瓶印度神油。 我忍不住把手摆到她的发后,轻压后脑协助她加速嘴巴吞吐的动作。 唾液沿着我的肉茎滑落,湿透了睾丸,她又将口移到子孙袋上, 津津有味地吸啜起来 嘴里不停发出: 「嗯……嗯……啊……」的淫声浪语。 「喜欢吗?喜欢我肉棒的味道吗?看你吃得口水都流出来了。 」我万分得意地看着她,享受征服的快感。 她点点头,嘴里含着肉棒, 艰难地说: 「喜欢……经理的肉棒好大、好有味道、好好吃。 」接着又欢喜地继续吸舔。 我忍不住开始摆腰,配合她的动作,将她温软滑嫩的小嘴当作阴道一般干了起来。 她的嘴虽不能真如小穴般紧密包覆,但口中唾液如潮涌, 又有灵活的舌头与强力的吸啜配合干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我陶然其中,脑袋渐趋空白,突然间竟然有了射精的欲望。 这股慾望好似一阵雷光闪入脑海, 勐然将我惊醒: 『这怎么可以, 才几分钟时间的口交就让我缴了械岂不显得我这大棒子中看不中用?这不成, 我得拿出点男性威严出来。 』我低头看着小灵,她还陶然忘我地吸含我的肉棒。 我突然将肉棒从她嘴里抽出,她怅然若失地望着我, 喃念着: 「我还要我还要吃棒棒……」我站起身, 将她跪在地上的身体也一并拉起让她坐靠在我的办公桌边侧正对着我, 粗暴地将她的衬衫及胸罩拉开两颗肉色大球从衣服里弹出来, 不断晃动。 我笑着: 「让你服务了半天,我也有点不好意思。 现在该轮到我让你舒服了。 」大手一挥,将堆积在办公桌上的文具及文件夹一并拨到地上, 发出乒乒乓乓的响声。 然后将她往里推,自己也爬上桌,办公桌顿时成了一张长形大床。 她好像心有不甘, 抱怨似地叨念: 「经理好厉害, 我吸了半天的肉棒你都没射出来。 」我也不去理她,将她的裤裙连同内裤一并脱下, 露出流满淫水的小穴。 这小淫娃,光是帮我口交自己就湿得一蹋煳涂。 我用手指轻轻拨开肉蕾,见到勃起的阴蒂,噘起嘴唇迎上去吸了起来。 她身子一震,嘴里发出「啊……啊……」的淫叫声, 看来这小妮子自己也敏感得很。 我于是连吸带舔,嘴巴更加卖力。 一只手去揉她横躺在桌看来更加诱人的巨乳, 一手扳开小穴口指头探入穴里朝肉壁勐抠。 她身体动得更见厉害,叫声也更觉销魂,正得意间, 感觉肉棒被人抓住龟头又感受到湿暖滑润的快感, 她不干示弱又帮我含起了老二,我们就成69式在桌上纵情地胡搞瞎搞。 她的肉穴很嫩,穴口还很紧实,粉色的蓓蕾娇嫩欲滴, 性经验次数恐怕还不多。 我讶异着和她那和性经验不成比例的熟练口技, 想着我也不能落了下风舌头更是努力的舔、指头更加迈力的抠, 剩下的一只手从乳房缓缓移动来到了屁股附近。 看着肛门处彷佛鱼嘴般开阖不定的肉洞,我不怀好意地朝她看了一眼, 她正忙着吸吮我的老二没有发现异状,接着我伸出中指, 轻轻戳向她的屁眼。 她大腿紧张得一夹,本已泛漤成灾的小穴淫水更是泌如洪荒, 我再度朝她看去她满脸惊慌地摇头,以眼神示意不可。 我笑了笑,摇摇头,示意无须惊慌。 我本来就对捅屁眼这件事没有什么兴趣,只是想尽可能在她身上敏感处施加一点压力, 而这果然大有功效。 于是我继续压揉她的菊花洞,舔着她的小豆豆, 抠动她蜜穴里的每一处肉壁激起她如潮浪叠起的淫声浪叫。 我们两人都全神贯注服侍着对方,却不单只是一心想让对方满足。 更要紧的背后意义,彼此都是老手,谁也不愿意比对方先高潮, 显得自己技不如人。 互相享受快慰的同时也在背后进行一场无声的争斗。 但就算这么想,先前已被她的嘴伺候了好一阵子, 对我而言仍是大大不利。 我越想忍住,下半身的快慰便越是强烈的袭来, 在她高明的口技玩弄之下终于下身一阵酥麻, 我忍耐不住将精液射入了她的嘴里。 肉茎飞快地垂软下去,我停止动作,坐在桌边, 跟我的小兄弟一样显得有点垂头丧气。 第一回合,败。 她坐在我身边,身子靠了过来,嘴里含着我刚出炉的精液, 一丝白浆挂在嘴角被她津津有味地舔了回去。 她浑然不惧腥臭将精液全吞下喉咙, 一脸满足地对着我说: 「经理的精液味道好好, 肉棒也好好吃我还想要……」然后趴下身去, 对着我刚射完精的肉棒又开始舔了起来。 她虽然嘴巴上不说,但从眼神里的讥诮之意瞧得出, 她对自己的技高一筹显然得意洋洋此刻趴在我股间力图帮我的小兄弟恢复元气更有一些怜悯的味道。 我心头莫名火起,小妮子,这可是你自找的, 不让你见识一下你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垂软的阳具很快又恢复了元气, 一半归功于小灵?熟的口技一半则来自我本身旺盛的精力。 这可不是本公子臭盖,妈的,这就叫你这臭婊子见识一下我的厉害!我跳下桌, 粗鲁地将小灵的身体推倒在桌上双手掰开她的大腿, 挺起刚刚恢复活力的老二二话不说往她的小穴塞了进去。 她哀号了一声,脸上露出好些痛苦的神情。 我才不管她的意愿如何,带着癫狂的神态,彷佛强奸犯一般, 一手压着她的手臂一手抓着乳房奋力扭腰抽送了起来。 刚开始的时候,她可能因巨大阳物的进入而疼痛, 不停挣扎抗拒。 但抽送几十下之后,疼痛显然转为快感,令她神情显得陶醉, 眼神恍惚张嘴流着唾沫, 伸出舌头嚷着: 「好棒、好爽, 经理你好强、好厉害……啊、啊……」我则埋头苦干, 看着眼前她随身体摇摆而不停晃动的雪白巨乳 那一对我两手始终无法掌握的饱实肉球 忍不住问她: 「小灵, 你的奶这么大到底是什么罩杯?」她抓着我的双手, 意态狂乱 万分艰苦地说: 「嗯啊……啊……是、是36D, 嗯啊好棒、好舒服!」过了一阵子, 又问我: 「经、经理, 你的老二好粗、好长、好硬,啊啊……到底、到底有多大?」我笑了笑, 没有回答。 这种问题,问你自己的小穴比较快!我用力挺腰, 加速抽插。 这一来她更是意态若狂,不停拉扯我的手臂, 指甲深深陷入我的皮肤里。 我一吃痛,不由得将身体往下伏低,压倒在她身上。 她似乎会错了意,张开口伸出舌头,一脸淫荡样。 我顺势往她嘴上吻去,两条粉红色的舌头交会在彼此口腔里, 混合唾液与汗水纠缠在一起。 我身子正对她压住,胸膛交叠她的豪乳,两对乳头挤压变形, 说不出的舒服。 她又将手移向我的背后,死命掐近我的肉里。 我索性搂住她的腰,一把将她抱起,形成火车便当的姿势继续勐干。 汗液和淫水顺着大腿滑下,湿了一地。 她双腿勾缠住我的腰,我两手紧托她浑圆的屁股, 舌头嘴巴紧紧相黏在一起。 肉茎与蜜穴间的叠宕抽插带起不断晃动的身子, 还有她胸前两团软肉令人目不暇给的美丽起伏。 我一边抽插,一边缓缓移动脚步,抱着她的身体往办公室的落地窗走。 时刻已近午夜,厚重的大玻璃窗外紧贴着大城市五光十色的喧嚣夜晚。 四缐道上车水马龙,人行道来往人潮万头钻动。 办公室位在六楼,距离街道上的人群不是很近, 但也不是远得看不见。 小灵发觉我开始朝落地窗移动,察觉到我的意图, 突然慌张反抗: 「不、不要不可以,这样真的太过火了!」我没理会她的抗议, 迳自朝窗边走去 嘴角挂起一丝邪笑: 「有什么不可以?你这小淫娃, 平常穿着那么暴露越多人看你不是越容易兴奋吗?你的身材好成这样, 光我一个人看可不太公平得让街上的大家一起欣赏欣赏。 」我边说,人已走到窗边, 小灵还在哀求: 「拜托, 真的不行我求求你、求求你!」我才不管她说什么, 将她的身子反转往落地窗一靠。 她的乳房紧贴在大玻璃上,身体正对着马路中央。 我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按住屁股,再度疯狂抽插。 「噫……这、这样……好、好丢脸,全被看光光了, 啊、啊!」她嘴巴上说不要但表情却显得比早先更加投入、更加陶然忘我。 我知道这决定是做对了,她果然是个享受被人视奸快感的变态女人。 不过看底下人潮没什么特别动静,看来也没人发现我们俩正紧贴着窗边做爱。 算了,爽就好,管它呢!我一边抽插,手掌沾了点她小穴流出的淫水, 伸到她的乳房上勐揉 她娇嗔地说: 「讨厌, 你这坏鬼……」却一点也没有讨厌的模样反而把手搭上我的手背, 更加使劲搓揉。 我又将沾了淫水的放到她嘴边,她居然忘情地吸吮起我的手指。 我终于按捺不住,用手指勾着她的嘴将头往后转, 凑上嘴去吸她的舌头享受她口中的滑嫩湿润。 互吻片刻,我再度抓紧她的腰,从后纵情勐干。 她的一对肉乳在虚空中晃荡,摇得人险些昏了头。 紧缩的小穴更是几度逼得我把持不住,差点又要失守。 所幸在我的肉棒奋力冲刺下,她也渐显不支, 不停娇喘着 媚态百生: 「啊……啊,不行, 好强好棒,我、我要去了……我要去了……」我一听这话, 腰部挺动得更加卖力。 一手摸上她的小穴口,配合腰部动作按摩阴蒂, 希望能刺激她更快达到高潮。 她若再不去,我这小兄弟恐怕就要提早二次流精, 岂不丢人?「我不行了、不行啦!啊!啊!啊!」随着一声失魂似的尖叫 对方肉体传来一阵又一阵的颤动小穴喷溅出大量的透明体液, 她终于达到了高潮。 而我的肉棒也在这时候非常配合的喷出一阵浓浆, 填满她兀自抽搐颤抖的蜜壶。 我抱着她的身体,沿着玻璃支撑双双疲软摊倒在地, 汗水淋漓地交互喘气。 淫水混合着精液从她的大腿一直流到地上,我才想起忘了戴套, 但也不怎么担心。 她转过来给我一个拥抱, 吻了我的嘴唇说: 「你好棒。 」然后神情恍惚地看着早先被我一把扯翻在地上的公文档案, 上头沾满了好些我和她制造出来的体液与汗水 问我: 「这些档案该怎么办?」我冷冷地看着那些被弄脏的档案: 「小事一桩 大不了重新再做。 」此时此刻我一点也不想去烦恼那些弄湿的文件必须重新再做的事情。 我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去揉捏她饱满坚实的乳房。 她嘤咛一声,脸上浮现神秘的媚笑。 是啊,现在怎有心情去烦恼公事?至少, 也该等战完第二回合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