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技巧笑话  »  捡了个娘子
俺叫李大头,俺是俺们村有名的穷鬼。 俺是没啥福气,俺爹娘走得早,也没留下啥钱, 从小命贱就靠轮流在几个村里的穷亲戚家吃喝点东西 才能长这么大。 不过俺爹娘留下的那几亩地也就全明目张胆地被他们划到了自己的账上。 长大后,俺一没田地,二没产业,也没啥人传给俺甚么好手艺, 就只有俺爹娘留下多年未修的小破屋能遮身靠到处打打碎活零工挣点小钱, 过上吃不饱饿不死的日子。 在村里人看来,俺就是个混子,家里有闺女的都跟闺女讲了离俺远点, 莫和俺说话。 其实俺都二十五六了,就俺这破长相,一脸没修的大胡子, 污秽破旧的布袍哪会有小娘子会看的上俺呢, 这一世俺就过一天是一天注定光棍打到底了, 哪天俺要是让阎王老爷叫去希望村里哪个好心的能随便弄个坑把俺埋了就积了大德了, 别让俺死后还被野狗咬就成。 可万万没想到,俺居然还娶着娘子了。 话说那天李老财主家老来得子,高兴的跟啥似的, 只要上门去说二句吉祥话都能赏一大碗肉汤面吃 这等好事俺焉能错过俺一口气说了十几句夸李小少爷的话, 把李财主个老东西都乐开了花了不但赏了俺一碗面, 还给了好几个西洋传进来的土豆疙瘩。 今个外头天冷的都结冰了,也没找着啥活干, 身上又没一文钱看来只能把那几个土豆疙瘩烤一烤来填填肚子了。 说干就干,早干完早开饭。 小破屋里除了俺这个穷汉,要啥缺啥,连个烧火的柴都没有, 还好俺还有几分傻力气后山上也有不少树,隔壁老王家借来的斧子还在, 看来只有冒寒上山打点柴背回村里卖掉一点, 剩下的就自己用了。 话说俺是又冷又饿,穿个漏风的破鞋,裹了件掉棉的薄袍子, 一个人上了后山这一路上是北风劲吹啊,俺脸上露出来的皮都快被吹掉了。 可走着走着啊,这风也渐渐小了,天气也暖和了。 这是咋回事啊。 俺挠了挠头,想不明白啊,抬头一看,「俺的娘啊。 」这本来灰色的天空上怎么冒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来, 这洞里面还时不时地冒着火花电光甚么的。 吓得俺以为天要塌了,或者啥大魔头要出世了呢, 立马跪下直磕响头。 「老天爷啊,玉皇大帝老爷,如来佛祖,观音菩萨呀, 小的也没做过啥坏事求您救命啊。 」俺正磕头呢,就听轰一声巨响。 「啊呀,俺没命啦。 」俺捂住了头,趴在了地上。 过了半柱香功夫,俺摸了摸俺的头,看了看俺的手脚, 一个不缺啊浑身也没啥不舒服,就是觉得这天又冷下来了, 这北风又刮了起来天上哪里还有什么黑洞,俺一哆嗦就爬了起来。 真是怪事。 不过俺想不明白的事很快就能放下,还是打柴要紧。 俺走进一片林子,正准备用斧子砍柴呢, 就看到旁边倒了一大片树倒下的树看上去都有点被火烧焦的样子。 「嘿,运气不错啊,这么多树都不用砍就能带回去了。 」就在俺刚说完这句话后,突然一道白光一晃, 接着俺就听到了奇怪的声音像在水缸里说话似的。 「穿越舱定位,明朝,穿越成功,舱内人员穿越失败, 已无生命迹象。 」俺后来也没想通,当时俺怎么会胆子这么大, 居然寻着那声音找了过去只见在林子深处,有一个白色的大铁球, 这大铁球足有一栋酒楼这么大。 俺走过去用手摸了摸这铁球,好光滑啊, 球上还温温的。 「发现任务目标。 滴,滴,滴。 」俺刚想逃,就被这大铁球吸住了,然后俺就像从水里沉下去一样地顺利进入了大铁球内部。 里面挺宽敞的,而且特别敞亮,直接可以看到外面, 就好像这大铁球是透明的似的。 「启动生物人造人一号。 」铁球里又传来了一段人声。 接着大铁球的中间出现了一个立着的透明水晶棺材, 里面好像站着一个女子但不知为啥就是看不真切。 「充能。 」只见从大铁球的四周,无数彩色的光线射向了那个女子, 因为太亮了俺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就听到那个怪声音又响了「模拟明朝人类成功, 输入拟人意识。 」等俺睁开眼后,乖乖,俺看清了,这棺材里分明站的是仙女下凡了呀。 俺向前走了两步,站到了这仙女面前,「这瓜子脸白的, 这一身的绸缎衣料肯定老贵了这小手真细嫩, 个头长的真高啊都快和俺差不多高了。 」正当俺还在看的时候,突然水晶棺材打开了, 里面的仙女慢慢张开了眼睛还盯着俺看,俺不由得紧张起来, 这女子也不知道是天仙还是山里的妖精现在她醒了, 俺该咋办才好不由得头上的汗都冒出来了。 勐一下俺反应过来,这么站着对看怎么行, 不管咋样先给人家磕头吧,仙人妖精俺都惹不起啊。 就在俺快跪下的时候,这小娘子开口了。 「相公,你这样盯着妾身看甚么呀。 」我回头一看,后面没有人啊。 难道这是在跟俺说话不成。 看着我一脸茫然的样子, 这小娘子笑着对俺说: 「相公你是怎么了, 怎么连你的娘子都不认识了么。 我是你娘子依依阿。 」这下俺可煳涂了,俺甚么时候有的娘子阿。 这小娘子从水晶棺材里走了出来,见俺还傻站着就过来牵起俺的手, 「相公我们回家吧,这里荒郊野外的,好吓人哦。 」俺有点晕乎乎的,「现在在铁球里,咋回去啊。 」刚说完,俺突然发觉哪有甚么铁球啊, 俺和这小娘子就站在林子里连甚么水晶棺材都没了, 真是邪了门了。 看来我不是真遇仙就是撞鬼了,不过看起来这小娘子这么好看, 应该是仙女吧。 「大仙,俺就是个没钱的穷村汉,你就别戏耍俺了, 俺哪有福气做您老人家的相公啊。 」「相公,今天你说话如此怪异,又带妾身进这个林子莫非是不要妾身了么, 我的命好苦啊。 呜……呜……呜。 」说着说着,这小娘子就哭了起来。 俺一看到这如花似玉的小娘子哭的梨花带雨的样子, 不由得手足无措起来。 「这位小大姐,要么我先带你下山,然后再送你回家吧。 」「相公你怎如此狠心,妾身家人早已不在人世, 只能和相公你相依为命了此事你又不是不知, 现在相公不要妾身就让妾身死了吧。 呜……呜……呜。 」「这这这可如何是好。 」俺一下子没主意了,要么就先把这小娘子带回去吧, 丢在山上总不是办法。 「那你就跟俺回去吧。 」「好的,相公。 妾身帮你一起捡柴吧。 」「别,看你细皮嫩肉的,还是别干这粗活了。 」说着,俺就在地上胡乱地捡了点柴,下山了, 那小娘子就一路跟着俺。 等俺和小娘子到家时,太阳差不多到头顶心了。 一路上,这小娘子脚步挺轻快的,不是要跟着俺走, 估计走山路比俺还快呢。 「大仙,这就是俺家了,您也看到了,一穷二白, 俺实在有点供养不起您这座大菩萨。 」「无妨,只要相公你不嫌妾身丑陋不贤, 妾身又有何可怨另外相公万万不要叫妾身甚么大仙了。 妾身担当不起,不如还是像以前一般在家中叫妾身小名依依吧。 」「咕噜咕噜。 」俺不争气的肚子叫了起来,快一天没吃食了, 也难怪。 「那就请大仙,噢,依依在这边稍坐,俺去做些吃食来。 」俺刚叫大仙,这小娘子就摆出一副要哭的样子, 看来只好依她了。 「相公,你又错了,这等事本就是妾身的本分, 你且歇息一下妾身去给你做来。 」只见她到厨房一阵收拾,可能是发觉俺家连烧菜的油都没有, 犯了难了。 「守忠,家中食米怎么不曾买来呢。 」乖乖,俺爹给俺起的守忠这个名字多少年没人叫过了, 现在都叫俺外号大头连俺自己都快忘记俺叫守忠这个名字了。 她如何知晓的,看来真是仙人。 「家中要是没有银钱了的话,要么先把妾身这件衣服卖了吧, 以后等相公赚到了银两再替依依买件新的如何。 」俺在依依的眼里没看到丝毫的瞧不起, 她就像在和她相处了好多年的相公说话一样难道真是俺忘记了有这么个老婆不成, 可是不可能啊俺这条件,唉。 依依看俺没反对,就走到里屋去了,俺跟着也进去了, 「依依俺这房里脏乱的很,你……」只见依依背对着俺慢慢把外面的衣裳脱了下来, 然后一弯腰把配套的裙子也解了下来,俺啥时候见过这场面啊, 当场就觉得下面从来不派用场的鸡巴翘了起来。 依依把脱下的绸缎外衣交到了俺的手上,现在她身上就只有白绢的内衣了。 「这怎么使得啊。 」「相公,不妨事的,卖了的银子就买些米菜家用, 剩下的给妾身买套布衣就行。 」依依平静地对俺说着。 从来没人关心的俺突然内心有一丝感动。 在这一刻,俺居然觉得依依就是俺的娘子了。 甚么仙啊妖啊俺都不在乎了。 俺一把抱住了依依,「娘子,都是俺没有用啊。 有你做娘子,俺就是现在死了都乐意。 」依依面色平静,伸出双臂也抱住了俺, 「相公别说了,以后日子还长呢,我们的日子会好起来的。 」俺啥时候抱过女人呀,这一抱只觉得胸口被二团软软的肉团顶住了, 这就是女人啊嘿嘿。 俺一下被一股邪劲冲了脑了,俺一把把依依抱了起来, 慢慢放到了床上两个大手便往依依的胸口抓去。 好坚挺啊,又大又圆,里面一定更美,俺急着想把这白衣服脱去, 可怎么都解不开。 依依向我看来,似在鼓励俺似的。 只见她手在衣扣上一拉,衣服便分开了,露出了里面的粉红肚兜来。 俺这次把手伸到依依背后一拉,肚兜就松开了。 一对雪白粉嫩的奶子出现在了俺眼前,奶头并不大, 跟没水发的小黄豆差不多大周围一圈乳晕粉粉的, 用手一碰这奶子颤颤巍巍的,俺一口把一个奶子含到了嘴里, 吸了好几口然后用舌头尖把奶头顶进去后用力地舔着, 只见依依奶头慢慢地变硬变大了。 俺接着把依依的腰带解开了,依依抬了一下后, 俺把她的白裤子也褪了下来依依这时已经浑身都光熘熘的了, 就脚上还套着一双布袜子。 俺这一辈子还从没见过女人身体,这次算开眼了, 大白腿的根部一条肉缝,上面微微长了几根接近汗毛似的短毛, 把腿分开后只见在缝的下段有两片肉唇肉唇中间有个粉粉的肉洞, 莫非这就是女人的那物事。 「相公,来吧,给妾身吧。 」依依主动帮俺脱下了身上的衣物,细嫩的小手一把握住了俺的鸡巴, 连俺都闻到了身上一股味道连依依身上的香气都压不住这臭味。 弄得俺真是不好意思。 可依依一点都不介意似的,坐起来一低头把俺的鸡巴含在了嘴里, 舌头还不住地盯着俺的鸡巴头舔这鸡巴都快硬成铁棒了。 含了一会后,依依躺了下来,把两腿打开,引导着俺的鸡巴顶到了她的肉缝哪里。 俺啥也不懂,就感觉鸡巴被依依手扶着一顶, 就进了一个水汪汪的肉洞里里面的肉一层层的挤压着俺的鸡巴棒子, 依依用手扶着俺的屁股一推一拉的,让俺挺腰插进拔出的, 这滋味真是做神仙都不换原来这就是搞女人, 俺这么多年算是白活了。 就在俺还在拼命使力气的时候,下面突然一抽, 一种巨大的爽感充满了俺全身感觉鸡巴里不停地有东西射出来。 射完后,鸡巴就慢慢变软了,拔出来后,肉洞里流出了白色的浆液。 俺帮依依盖上了薄被子,然后套上衣服拿好要卖的衣服就出了门。 出门前俺关照依依就躺床上,别起来了,等俺回来。 依依的衣裳果然值钱,当铺居然给了10两银子, 俺买了各种家用米,肉,果蔬,还给依依买了二套布裙, 最后还剩了7两银子。 等俺到家时,在门口遇到了隔壁老王,「大头, 我上你家里拿斧子没想到你不在家,你小子啥时候娶媳妇了, 藏家里都不告诉附近乡亲这顿饭你必须得补请了。 」俺送走老王后立刻回到家里,依依还在床上, 俺家一向是不锁门的依依又没穿衣服,不知道老王有没有欺负她。 「依依,刚刚隔壁老王来家里有没有欺负你, 你说要是有,俺现在就是和他拼命。 」依依脸上有一丝红红的,见我买了衣服, 就从被子里钻了出来换上了衣服。 「老王人不错的,刚刚他来拿斧子,我们聊了两句, 他说斧子就送给我们家了。 我没事的,相公。 」说完,依依就接过俺手里的包向厨房走去。 听到没事俺才松下劲来,俺心里有种不让依依再受委屈的念头, 明天俺就出去好好找活干村头赶马的老张头在招徒弟, 俺要么就跟他学吧学成了一年也能挣上几十两银子。 家里就能过上好日子了。 一转念头,刚刚依依从被子里钻出来的时候真是好看, 长腿细腰大奶子以后天天让俺享用,还贤惠温柔, 看来俺上辈子做好事的福报到了。 不过刚刚好像在依依的屁股上看到一个手印, 难道是俺中午留下的么好像没有啊。 依依的手艺不错,晚饭吃得俺都快舔碗了, 当天夜里俺和依依折腾了一晚上第二天俺浑身舒泰, 不知不觉俺已经觉得依依就是俺娶回来很久的娘子了。 「依依,俺出去找活去了,你在家饿了就自己做了吃, 昨天卖衣服的银钱还剩下七两都放你这里,放好了。 俺走了。 」依依把俺送出门后就进屋了,今天她虽然换了布裙, 但看着还是和村里一样穿布裙的老娘们不一样 那一身冷傲的气质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想到这里, 俺就想到俺昨夜把依依压在身下用鸡巴操的她不停娇喘叫饶俺就说不出的得意。 到老张头哪里,送上了昨天买的拜师礼, 老张头看俺也有一身力气还比较老实,就收下了俺, 俺一定要好好学好好干以后才能对的起家里的娘子, 嘿嘿嘿嘿俺有娘子了,俺也有娘子了,还是天仙下凡, 哈哈哈。 夜里,俺回到家,只见家里灯亮着,桌上摆着饭菜, 依依就坐在桌边等俺。 「娘子,你辛苦啦。 」俺一把抓住依依的手,「俺有了你感觉就像做梦一样啊。 」依依笑着看着俺,「相公,这是妾身应该做的, 而且相公你现在还无后这都是妾身不好,还望相公原谅妾身。 」俺心里好笑,昨天才刚行了房事,今天就谈生娃娃了, 那有这么快生娃娃,哈哈,俺也能当爹了,真好。 「娘子,这生娃不急,只要俺们常在床上行周公之礼, 娃娃早晚会有。 」可听到这里,依依却低下了头。 俺们一起吃好了饭菜,依依把碗筷收了下去, 俺就随口问道家里向来没有蜡烛,今天怎么点了不少, 「相公今天回来的晚隔壁老王今天来窜门,见我烧好了菜你还未归, 就把他家中的蜡烛借给我们家了。 相公的乡邻还真是好人啊。 」俺心里想,这老王从来都是小气之人, 啥时候变性了真是奇怪。 渐渐的,俺娶了美女媳妇的事情就传开了, 时不时有附近的男女老少来俺家看依依而依依也以礼相待, 可能是依依有帮夫运俺家的日子也随之慢慢改善了。 有一次,俺甚至看到李老财主都来俺家看依依, 还留下了不少银子说我好福气,别亏待了依依。 俺自己娘子当然会好好待她,何须他提醒。 冬天就这么过去了,俺第一次过了一个有自己家人的春节, 吃到了一桌好年夜饭。 而依依的肚子,也有了动静,一天一天地大了起来。 俺对依依不由得更加的关心爱护了。 每天有啥家里活都提前干掉才出门,还好,依依和隔壁老王也混熟了, 家里有啥要帮忙的老王基本随叫随到,还有附近的乡邻也是, 只要依依开口大多都愿意来帮忙,俺觉得这就是依依人好, 所以大家都爱帮她俺当年要是有啥事,一个愿意来帮的都没。 到了秋天,依依足月要生产了,李老财主居然去请了附近最好的产婆来帮依依接生, 在俺儿子生下来后这李老财主也笑开了花,另外隔壁老王也乐的像啥似的。 俺走到依依床边,抱着儿子给她看,「依依, 你快看这是俺们的儿子,你看他力气多大呀。 」依依看着宝宝,眼神里流露出留恋的眼神, 她看了看俺又看着娃娃,流眼泪了。 这可不成,这么大喜事,哭啥呀,我不停的逗依依笑, 可依依还是止不住地流泪我也没办法了。 在办过满月酒后,俺喝的有点醉了,回到房里只见依依不见了, 桌上留了张纸俺一把拿起来,纸上写着「相公, 对不起你我尘缘已尽,我们儿子乃天上星宿破军星降世, 你当好生照顾他看他如看妾身。 当给他起名叫鸿基,未来他必有一番大事业。 相公想妾身的时候就来当初见到妾身的地方, 妾身在另一个世界会看着相公你的。 」「李鸿基,李鸿基,娘子啊。 」俺满面都是泪,抱着娃娃就向后山上跑去。 刚爬到后山顶,只见当初的大铁球已经浮到了半空中, 天上又出现了当时俺见过的大黑洞这次俺一点也不怕。 「娘子,娘子,俺舍不得你啊,娘子。 别走了行么,娘子。 」俺哭天喊地的叫着,喉咙都喊哑了,可大铁球最后还是飞进了那个黑洞洞, 一眨眼就没了。 一轮明月又挂在了天上,地上都被照的亮亮的。 俺抱着娃娃,跪在了地上,满是泪水的双眼已经挣不开了, 等俺挣开的时候就看见眼前有一双脚,俺一下子像见到了世界上最美的东西似的。 「娘子,太好了,你没走。 」俺一把抱住了依依。 「相公,本来我应该要走的,现在我强留在这里, 我的能源只能够维持我活10年10年后我就会死的。 」依依微笑着对俺说着。 听到依依为了俺和娃娃连仙人都不做了, 还只能活10年俺立刻就给她跪下了,「俺对不起你啊, 娘子你现在快走吧还来的急么,俺不能这么害你啊。 」依依连忙把俺扶了起来。 「晚了,相公,回不去了,我们还是好好过日子吧。 」俺抹干了眼泪,抬起了头,看了眼满身布衣的娘子, 挺起了胸俺发誓一定要让俺娘子依依这10年过得快快乐乐, 10年后要是俺娘子不在了俺就跟她一起去,不管下地还是上天, 俺都要陪着她。 俺一手抱着娃,一手搂着依依,坚定地向家走去。 在时空的另一头,「运气真好,特工全灭, 靠人造人居然也把时空错乱弥补了没想到李守忠居然没生育能力, 还好人造人一号随机应变靠老王或者李财主生下了李守忠的后代 把时空又修正了可惜人造人居然对目标产生感情了, 留在了那个时空不知道会有甚么后果。 」另一个声音道: 「别想太多了,有事上头还会派人过去的。 倒是李自成因为有人造人改良基因的缘故,以后力大无穷倒是合情合理了。 」「走吧,去喝两杯,这事算搞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