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言情  »  现代潘金莲。
性爱,是夫妻之间必不可少的,最初虽然绚烂多彩, 但是经过一段日子以后 却难免归于平淡。 每次上床,都重复同一个动作,看着同一的躯体, 有时实在讨厌。 林林现在 就遇上了这样的问题,他甚至觉得自己对于性, 越来越不感行兴趣。 太太秋子的肉体并不是不迷人,不知多少人说, 林林实在是好福气居然娶 得如此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 的确,秋子今年才27岁,结婚三年,正是女人最成熟, 最有风韵的日子。 她有一双圆圆的大眼,鼻子笔挺,那细小的红唇微微向上翘, 而最吸引人的当 然是她的身材。 她有一双硕大而娇挺的乳房,还有她的屁股, 又圆又大走起路来一扭一扭, 的确引人遐想。 不过天天吃鱼翅,也难免有吃厌的日子。 在林林的眼中,他只觉得妻子并不是不漂亮, 只是在性爱方面却没有什么味 道。 没有味道,那还不是最重要的,令林林感到担心的酒是, 他发觉自己有时候 竟然没办法进行而只有幻想才可以使他恢复兴趣。 最初,他幻想太太是另一个 女人,是心目中的偶像明星, 但渐渐地连这也没有办法提起兴趣,他要开始幻 想各种各样的故事, 这一些的故事也越来越古怪。 令他更害怕的就是,太太的需要却越来越多, 很多时采取主动试过几次, 他却无法满足, 太太的脸色当然并不好看。 怎办,怎办,林林在为这一种情况担 心。 这一天晚上,他回到家中,吃过了晚饭, 在大厅上看电视。 太太秋子洗过碗以后,走进了浴室。 电视播着连续剧,十分无聊,林林感到很沈闷, 昏昏欲睡。 在迷迷煳煳中,他觉得门似乎被人打开了, 一个黑影闪进屋中。 有贼,林林的脑中闪起了第一个念头. 他想叫, 但是又怕一叫可能引起窃贼 的注意。 他一想到这,不敢再叫,先看情形再说吧。 那个贼并没有走到林林的身边,而是关上了大厅的灯, 然后向屋里走去。 林林感到好奇,这个贼究竟想干什么. 他悄悄站了起来, 跟住那个黑影。 窃贼走到了浴室门口,用手敲门. 是谁, 是林林吗秋子问道。 浴室的门打开了,露出了秋子那漂亮的面庞, 她见到了门外人发出一声惊 唿。 那个窃贼却用力把浴室的门打开,而且冲进了浴室里。 劫色,这个窃贼原来是想劫色,林林的心中一阵的恐慌, 他想大叫并且冲 入浴室内救人。 但是,他的双脚和口,却又似乎完全不听他的指挥, 他竟然无法叫出声来。 那个窃贼,实在肆无忌惮,他任浴室的大门洞开, 而且他亦任由林林在外面 观看显然他并不在乎林林会大叫。 浴室内,一片光明,太太秋子那赤裸的娇躯, 身上是一滴滴的水珠。 在这样 的灯光下观看,秋子的身体特别诱人。 她那一双硕大的乳房,就像俩个巨大的桃子一样, 而且没有一些下坠的感觉 那前端是俩个又圆又大的圆晕, 带着淡淡的红色那俩粒小小的樱桃,在微微的 突起, 在她那平坦光滑的小腹之下是一片茂草,把那三角地带完全的盖掩, 那 一些的芳草虽被水沾湿但是却弯曲而又柔软。 她那修长的大腿,在不断地扭动, 使她那鸿沟若隐若现. 靠林林只觉得自己的血脉喷张, 他从来没有想过太太秋 子的肉体竟然可以如此充满了诱惑。 那个男子,他的面孔十分模煳,看得不清楚, 他十分熟练地用一条毛巾绑住 了秋子的口 使她无法再叫出声来。 然后,他拿出了一条绳子,把秋子的双手交叉绑起, 再绑在那一根水管上 使她上身不能活动。 秋子的身体,现在扭动得更加的激烈,她的身体有如一条蛇一样, 胸前那俩 个硕大的奶子也在随着身体上下地跌荡着, 令人哦之眼花缭乱. 林林只看得呆 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 有人会这样对付自己的太太因而他有另外一种更强烈 的刺激感。 本来他是想大叫,但是现在他却自己不愿再唿叫, 而想看看这一场戏到底是 怎演下去。 那个男子现在肆意地玩弄着秋子晶莹的肉体。 他的一双手,手掌很大,由后 面环抱过来, 抱住了秋子的身体然后俩手掌托住了秋子俩个硕大的乳房, 而且 不停地挤捏着他又用俩支手指,搓捏在前端的俩粒樱桃。 林林只见到那俩粒樱桃已经很快就变得坚硬起来。 而秋子的身体扭动得更加 的厉害,她的口中在咿咿唔唔地叫着。 男子的手更加肆意地在活动着,向下移动, 他的手掌已经在那一片丛丛的草地上不停地活动, 而且更加向下探入。 秋子的表情变得更加诱人,她似乎是十分痛苦, 又似乎是十分快乐虽然口 中绑着毛巾,但是她发出的那一阵叫声更荡人心弦。 而且林林见到秋子更把自己的双腿张开, 任由那男子的手在她那神话的地带 之中活动。 林林的那一阵兴奋,变得难以形容,他发现自己身体的某部分也发生了强烈 的变化,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变化了。 那个男子现在更把秋子的身体擡起,秋子的大腿现在向俩面张开伸展, 在灯 光下林林觉得那个男子的面孔越来越清楚, 十分熟悉。 呀,那是他最好的同事小李,竟是他在干这一回事。 林林忍不住呀地一声叫了出来。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梦,原来那仅是一个梦。 林林发觉自己仍然躺在沙发上,电视,大厅的灯仍亮着, 而秋子显然仍在浴 室之中。 他回忆起了刚才的一切,又是一阵十分强烈的兴奋, 他产生了一种难以 形容的冲动他竟然在刹那之间觉得自己似乎变成了小李来了。 他站起身,把大厅的灯完全熄灭了。 他走到了浴室的门之中,轻轻地敲了一下门, 门内传来秋子的声音: 「是林 林吗」 和梦境中完全一模一样 林林只觉得更加兴奋他又敲了一下门. 那一堵门 已经打开了, 他见到了秋子那诱人和身躯和面孔。 他象发了狂一样,不由分说,冲进了浴室之内去。 「喂,林林,你疯了吗」秋子在叫道。 林林却不容她多说一句话,他拿起了毛巾, 把秋子的口绑住。 秋子实在不知发生了什事,她的身体在挣扎着。 那一双乳房,就象桃子,还有滴滴的水珠, 沾在那俩粒小小的樱桃上不停 地在林林眼前晃动。 一切都和梦境十分相似,林林甚至相信他自己已经变成小李。 他顺手拿起了另一条毛巾,把秋子和双手交叉反绑, 再吊在那铁柱上。 他由后面搂住秋子,而且用手恣意搓捏着秋子的那双硕大的乳房。 秋子的反应,是那的强烈,她发出了长长的呻吟, 林林觉得他的手指所搓 捏的那俩粒樱桃现在已经变得坚硬。 林林的手向下移动,越过了那一片草地, 到达了那神秘的鸿沟那里已经是 一片的湿润, 而且泉水似乎在不断地涌现. 林林急不及待地把自己的裤子解了下 来 他用双手抱起了秋子和梦境中所见一模一样, 秋子的大腿向俩面张开. 林林用手擡住了她那充满弹性的臀部, 他站到了那张小矮凳上并开始了正式的 攻击。 秋子的身体在扭动,那绑在口中的毛巾也都挣脱了。 「噢……快……噢……天呀……」秋子在呻吟着, 由那镜子中可以见到她 的表情,一方面是迷惘, 一方面却又似快乐。 「唔,我快要死了, 呀!」她在叫: 「快, 快。 」 林林只觉得自己似乎充满了力量,那一种力量, 用之不竭他已经不知有多 久没有这种力量。 他疯狂在移动,伴着秋子那不停的叫声,构成了一幅奇特诡异 的图画。 终于在那一阵的呻吟声中,他也达到的最后的高潮。 一切又已恢复了平静. 秋子现在温柔地和林林一起, 浸在浴缸之中。 「实在太奇妙了。 」秋子说: 「你已经很久没有令我如此快乐了。 」 「是幻想,幻想给我力量。 」林林说道「你到底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秋 子好奇地望着林林。 「你知道我刚才当自己是谁吗」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还以为自己是小 李呢!」他淡淡地说道。 秋子的面色一沈, 她十分紧张地说: 「你在开什么玩笑」 「是这样的, 我刚才做了一个十分奇特的梦是这个梦使我产生了无穷的力 量。 」他开始把刚才的梦境向秋子讲述。 秋子在留心地聆听着。 「你说奇妙不奇妙」林林最后说道。 「你经常这样的幻想,难道不怕对你有什么影响吗」秋子问道。 「你怕吗」 林林说道: 「我可不怕, 你看我有了这样的幻想,不是使自己更加的快乐, 而同样地也为你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精彩吗」他一面说 一面用手去抚摸秋子那 俩团充满了弹性的肉。 秋子轻轻地叹一了口气,她的面上流露出一种奇特的表情。 林林的变化,越来越古怪,他在家中,经常都有幻想, 甚至有时在公司之中 也会陷入那幻想之中。 那一些的幻想,却是离不开性,而且每一次太太秋子都是先和别的男人发生 关系, 而这些男人不是强盗就是色魔。 不过最后,这一个男人竟然变成了他的好朋友小李。 为什么会这样林林不知道。 也许他曾经和小李一起去过浴室冲凉,见过了 小李的裸体。 在浴室之中,当然可以见到很多男人的裸体, 但是小李的裸体却给他留下特 别深刻的印象。 那不是因为小李身体结实,他是一个玩健身的人, 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是那 的结实而是他那器官。 林林十分清楚地记得,小李的那一部分实在大得惊人, 令他印象深刻。 这或许是一种拜物狂,他本身觉得自己的能力正在不段衰退, 甚至越来越无 法应付。 所以,小李那巨大的东西,可能令他产生了一种信心, 而致在幻想中 出现在他眼前的都是小李。 而在最后,他自己也变成了小李的化身。 这或许完全是一种变态,但是另一方面林林却从中获得了一种从所未有的满 足。 在清醒的时候,偶然他也会有担心。 但是在担心过后,他又觉得别有乐趣。 每一次新的幻想,都为他带来一次欢乐, 而在事后秋子一定向他追问他幻 想的是什故事。 秋子本来对他有一些担心,但是现在她对于林林的故事, 竟然觉得十分有兴 趣甚至有时那些故事并不完整, 她也会用想象来为林林补足。 「这些故事是如此有趣,你为什么不把它记下来呢或者将来你可以写书, 相信一定很有趣。 」秋子说道: 「当然,你不要写下你朋友的名字, 以免别人误 会。 」 秋子的建议的确十分有趣,林林开始把这些奇特古怪的故事, 记在自己的日 记之中。 这种奇特的幻想已经持续了三个月了,在林林的日记中, 已记下了不少的故 事。 有时连林林自己也不太清楚,那些是真的, 那一些是假他现在甚至无法安 心工作,在公司里, 他经常心不在焉甚至有时做错了事。 公司向他发出了俩次的警告,他依然毫无改变。 这一天,他被召进了经理室。 「我看你近来的精神实在有问题,是不是有什么毛病」经理问。 「没有,我没有什么事。 」林林说道。 「这样吧,公司给你一个月的假期,你去看一下和医生, 检查一下。 」经理 说: 「这已是公司能给你的最大的照顾了, 一个月后如果你不能集中精神工作, 公司就只好把你解雇了, 明白了吗」 「谢谢公司给我的照顾。 」林林说: 「不过我实在没什么事。 」 「好了,好了。 不管有事没事,你先放假吧。 」经理不耐烦地说: 「要不是 小李帮手, 早就解雇你了。 」 走出了公司,他觉得精神十分疲惫,脑中一片空白, 他想回家休息一下。 有一个月的假期,真是意外,不过他却没有高兴的感觉. 而且觉得十分的困 惑。 他便回家了,打开大门,屋子之内静悄悄。 「秋子。 」他叫道,没有回声,秋子到底去哪里了。 就在这时,他觉得房间之中传来了一些的声音。 那是一种呻吟声音,似乎是秋子发出的。 她的那一种叫声,似乎是十分快乐,又似乎是十分的痛苦。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是那一种奇特的幻觉, 还是现实呢 他站了起来向卧室走去,房门并没有关上, 留下了一缐缝. 他可以看见房 中的情况在那床上, 是秋子。 她全身赤裸,跪在床缘上,那又圆又大的屁股, 正高高的翘起在她的后面,有一个男人在不停地活动。 房中下了帘子,十分黑暗,看不清是那一个的相貌。 林林心中有一阵的怒火,秋子竟然在白日偷情。 「你们在干什么」他怒喝了一声,想冲进房间之中。 却突然觉得眼前一黑,似乎有什盖在他的头上一样。 他不停地用手撩动,就在这时他听到了秋子的声音。 「林林,你到底在干什么」 他觉得眼前一亮, 他自己的手上拿着一块窗帘布那是大厅的。 秋子站在他的身边,身上穿着整齐的睡衣, 十分好奇地看着他。 他望向房中,床上的被子叠得十分整齐, 窗帘拉开什么人也没有。 「怎回事,我刚才明明看见有人。 」林林说道「你一定又有幻觉了。 」秋子 扶着他到大厅坐下, 替他倒了一杯水: 「你连窗帘布也拉下来了。 」 奇怪,那可能真的是一种幻觉,林林想道, 不知为什么他的心中竟有了一 种恐惧的感觉. 放假了几天, 他却躺在家中那一种的幻觉似乎略为减少。 秋子对他十分的温柔,经常给他开解,使林林略为宽心。 这一天晚上,林林一早就上了床,而秋子也躺到了他的身边。 林林很快就入睡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 迷迷煳煳中他又听到了一些声音。 他开了眼睛,屋内漆黑一片,而秋子却不在他的身边。 大厅似乎有嘻笑的声音传来,十分的刺耳嘈吵。 林林感觉自己站了起来,他打开了房门, 一股极强烈的亮光使他睁不开眼。 他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捆绑住,又把他身上的衣服脱光。 就在这时,那强光却 突然熄灭了,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极其丑陋的男子, 就象鬼一样。 他忍不住叫 了起来,那男子却突然消失了。 他觉得自己被人在后面推着来到了大厅, 而且被绑在椅子上他的口则被人 用布绑住了。 在大厅之中,灯光十分强烈,照射在中央的餐桌上。 餐桌上,躺着一个人, 那个人慢慢站了起来, 向林林走来林林呆住了,那是个女人,是自己的妻子秋 子, 她身穿一件白色的睡衣在强光照射之下,似乎透明一样, 她那窈窕和身躯 在强光下勾画出来。 她一步一步地向着林林走了过来,面上流露出诡秘的笑容。 「秋子,你,你干什么」林林想叫,但是他的口被布绑住了, 叫不吵出声 来。 秋子正走近他的时候,突然之间,在她的身后出现了那个丑陋的男人, 他的 手上拿着一把利刀。 「呀。 」林林心中极其恐怖,想叫出声来,但是却又叫不出。 那个男子的利刀一挥,秋子的那件睡衣变成了一片片。 不,这不是真的。 林林在想,幻觉,又是幻觉,快一些回到现实之中, 他极 力想回到现实之中但是没有办法,一切就象一个噩梦。 那个男人拿着一条绳子,很快就把秋子绑了起来。 那是一种特别的绑法,把秋子的身体扎成了象一个粽子一样, 她那两个硕大 的乳房由于被绳子所绑,而显得有一些变了型。 向前突了出来,形状十分古怪。 秋子现在跪在地上,她的样子,就象一只狗一样, 一步一步地爬向林林她的眼 神露出乞求的眼光。 林林想挣扎,但是却无法动弹,因他被人紧紧绑住了。 就在这时秋子已经爬到了他的身上,而那个丑陋的男子却骑在秋子的身上。 秋子的舌,现正在林林的身上舐,就象一只狗一样, 而且慢慢向下移直至林林 的那一件东西上活动。 奇怪,秋子过去从来也不肯这做,而林林已经不知有多少次要求秋子为他这 做, 但是秋子总是拒绝在她的观点看来认为这一种做法是污秽的。 可是现在秋子却主动在为他做这种服务, 而且是那熟练这一切都象是不可 能的事。 这到底是真,还是假林林自己觉得也被弄煳涂了。 就在这时,那个男人却把秋子扯了起来, 那一双手肆意地在秋子的身体上活 动肆意地搓捏她那两个奶子, 使她前面的樱桃突了出来。 林林被眼前的情景吸引住了,而另一方面他见到秋子的面上流露出一种奇特 的神色。 那个男子开始把他身上的衣服脱下来,他有一件十分巨大的东西, 那件东西 使林林想起了小李的那件东西。 秋子转过身去,而且开始为那个男人做口舌服务, 把那又圆又大的屁股向着林林。 林林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冲动,他看到秋子在为另一个男人服务的时候, 一方 面觉得十分的难过而另一方面他又觉得有一种特别的刺激。 那个男人的手,现 在又在秋子的身体抚摸着, 而且伸到了她的屁股后面向下探下去,肆意地玩弄 着。 「噢……呀……」秋子发出了长长的呻吟声。 那个男人的手,活动得更加快了,他的手在尽量挑起秋子的性欲。 「唔,我受不了,快。 」秋子在向对方哀求。 「说,你和我。 」那个男子说道,他的声音似乎很熟悉。 「和你,和你……」秋子说了一句粗话, 粗俗得不得了林林不敢相信,这 种话会出自秋子的口中。 那个男人把秋子的身体反转过来,然后把下半身高高地翘起, 并且开始进行 了正式的攻击。 秋子发出了狂叫,她是那的快乐,她的面上的神色又似是痛苦, 又似是欢乐 而且越叫越大声。 「停止,停止。 」林林想叫道,但是他又无法叫出声来。 就在这时,他见到那个男子举起了一把刀, 向着秋子的身体插了下去。 「呀……」一声惨叫,林林闭上了眼睛, 他只觉得有一些液体射向了他的面 上他昏迷了过去。 全身赤裸的林林在街上被人拉到警局。 警局的警察在查问他的时候,他胡言乱语, 一会说发生了谋杀一会说秋子 被人强奸了。 他简直就象一个疯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秋子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她是接到通知来的。 林林望着秋子,他的面上流露出害怕的表情, 他在叫道: 「 鬼鬼呀,不,不要走近我。 」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警察问道秋子的面上流露出了悲哀的神色, 她说: 「最近他经常有幻觉,梦见各种的色情事件, 真骇人有时他甚至把我强奸或 是孽待。 」 警察摇了摇头, 说道: 「他目前的情况并不适合回家, 而且他赤身乱走也 违反了法令,我看先把他扣在拘留所, 等法院定夺. 」 秋子含泪点了点头. 林林依然在喃喃自语 不知在说什么. 法院检阅过医生 的证明以后 认为林林患上了性妄想精神分裂症。 他所写的那一本日记,也被做为证物。 他被判入精神病院,要直至痊愈,方 能出院。 秋子送林林上了救护车,然后回家。 她打开了大门,见到桌子上放了一只香槟, 小李坐在沙发上。 「成功了,完全的成功了。 」他对秋子说,一面把秋子搂入了怀中。 秋子和他深深地长吻,小李的手肆意在她的身上活动, 而且不停向下移把 她的裙子拉起,把她的内裤脱下。 秋子的反应同样的热烈,她很快就配合着小李的动作, 发出了一声又一声的 呻吟。 两个人的动作,是那疯狂,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终于一切的动作由激烈归于平静,两人静了下来。 「亏你想出了这样的一个方法。 」小李吻着秋子说「他第一次出现了性的幻 觉以后, 我便在计量这或许是一个最好的方法,可以使我们长相斯守。 」秋子 说: 「不过如果没有你的合作, 加上那一些份量轻微的迷幻药我想也不会这快 成功。 」 小李「哈, 哈」大笑: 「其实你已和我好了这久, 他依然不知还把我当成 他最好的朋友,那实在有一点残忍。 」 秋子低下了头, 她说道: 「小李, 你知道吗我爱你为了爱,为了你,我 什么都可以做, 何况他已经不能使我满足了。 」 小李心中一凉, 他喃喃地说: 「难怪人们都说, 最毒妇人心尤其是变了心 的妇人。 」